十年河東河西的面板業

十年河東河西的面板業

二○○四年第一季時,面板業是台股之王,成交量佔台股約四分之一。當時,面板業靠MONITOR的供不應求而大賺;也因LCD TV的成長性,讓投資人雀躍不已,把面板業當是繼台積電後的台灣國寶。二○○七年第四季在二○○八年北京奧運預期的電視換機潮下,面板業又有了一次春天。好景不再,金融海嘯時,面板業的產能利用率,一度僅達三成;爾後,面板業曾有一度因供應鍊斷鍊後的庫存回補而受惠。但是,自二○一○年以來,台灣面板產業被長期看衰,認為品牌、技術不如韓國;又面對大陸廠商無情的挖角競爭及無上限的補貼等不平等競爭,成為繼DRAM後的慘業。在二○一二年谷底時,面板廠的市值,僅高峰時的十分之一;過去二年,面板的股價,也是在低檔沉浮。

二○一五年可能是面板廠翻身的新契機。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或許同今年的DRAM產業一般(以華亞科為例,股價從二○一二年谷底至今年中高點漲了三十倍),面板公司可能會在沈寂多年後,再大放異彩。

  1. 面板業是油價下跌的直接受惠者:這一波油價下跌,主要是供給端引起的。油價下跌,會讓消費者有更多的SPENDING POWER,電視等消費品必將受惠。而面板上游原材料是塑化業。油價下跌也會帶動塑化產品降價。對面板廠而言,需求端的消費增加和材料端的成本下降,是雙重好處。
  2. 面板業也是美元走強、日圓下跌的受惠者:QE退場後,貨幣市場裡最大的趨勢,就是美元獨強及日圓趨貶。面板產品買賣多以美金計價(材料有日圓計算),台幣在二○一五年均價若相對於二○一四年均價貶了五%,以友達為例,其逾四千億年營收的BASE,2015年EPS貢獻度就約一元(友達今年1Q-3QEPS約1.2元)。面板業是「放空日圓,看多美金」的最大受惠者。
  3. 持舊費用變成獲利貢獻:由於面板業已不像過去一樣盲目的大幅投資。在台灣「五加一」的會計原則下,面板業的折舊費用將大幅下滑。以友達為例,若EBITDA MARGIN維持近二○%,隨著年折舊費用的下降,就將貢獻2015年EPS約一元。
  4. 面板業已有FREE CASH FLOW,能發現金股利:以友達為例,自二○○七年以來,友達多年是FREE CASHFLOW POSITIVE(二○一一年及二○一二年以外)。未來,因為投資競賽不再且產業波動趨於平穩,面板業的FREE CASHFLOW會更好。由於IOT、SMART TV、SMART PHONE等眾多應用的興起,面板廠愈來愈能在尺寸上差異化,讓產品價格不會過度同質競爭。以友達為例,自二○○○年以來,只要賺錢,公司儘量配息配股。在二○一一及二○一二年友達連續二年不能配息後,二○一三年配了一點息(每股○‧一五元),二○一四年可多配一些(獲利上揚)。因為大賺,悶了很久後,二○一五年的股息(二○一六年中拿到),經營團隊應考慮接近二○○七年的高峰(一股二‧五元)。
  5. LCD TV的NEW REPLACEMENT CYCLE:由於4K2K的興起,五十吋以上的電視,在傳統的小客廳裏,再也不顯得大。二○○七年景氣循環高峰時,電視需求是以三十二吋或四十二吋的為主。電視產品週期,七、八年一個循環,在二○一五年時也該換了(電視的SUPPLY CHAIN必會狂推4K2K TV迎接二○一六年的巴西奧運)。如今去賣場,很難看到五十吋以下的電視展示。從非FULL HD 32吋或42吋 LCD TV帶動到 50吋以上(UHD 4K2K TV)的LCD TV產品替換需求,將是二○一五年的盛事,尤其是現在TV價格比七年前還便宜(更大更好)。
  6. 面板是價值投資者的新愛:以友達為例,目前市值不到一千五百億台幣(淨值打八折或是營收的三分之一)。以第三季的財報為基準,加上淨負債約八百億台幣,友達的企業價值(Enterprise Value-EV)約二千三百億台幣。友達二○一四年的EBITDA逾七百億,公司的EV/EBITDA RATIO僅三倍。以私募基金的角度而言,EV/EBITDA RATIO在六倍就可以考慮和經營團隊合作下市。以一個權值股而言,友達的價值是被嚴重低估。當友達現金流持續上升讓其淨負債持續下降的過程中(獲利越高,現金流越好,淨負債越低的正循環),會讓其EV/EBITDA的比例更低(更嚴重被低估)。在不籌資的狀況下,友達的股價必須漲一倍以上,才能平衡價值。不然,它將是國際私募基金很好協助下市的標的。

風險呢?

一、韓系廠商在OLED技術是領先台灣:幸運的是,台灣在4K2K TV有成本領先的優勢(因為韓廠FOCUSOLED TV),可先拉開與OLED TV 的商品化競爭。

二、大陸廠商開廠的速度加快:幸運的是,大陸新廠技術需要一些學習曲線,友達等可在二○一五年賺飽錢。

三、中韓FTA影響:幸運的是,大陸也想發展面板業。即使中韓簽了FTA,面板關稅也至少需5-10年才可能降到零,並不影響台廠這次景氣循環的獲利。

面板業的獲利往往非線性,目前分析師對友達等二○一五年獲利的預估,將會如同期股價般,還有很大向上調升的空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二○一五年的萬點行情?

文/王安亞

 二○一二年執政黨勝選後,政府出乎意外的做出了一連串對股市發展不利的措施,如證所稅、兩稅合一減半、健保費加徵、富人稅等,造成股市量能大幅萎縮。而執政者的駝鳥心態,也不敢真的讓股市下跌;造成市場不是市場,讓少數利益團體,可以利用權值股,操縱加權指數的脹跌。台股淪為外資主力在權值股、指數間吃政府豆腐的套利天堂。以台積電目前的位階而言,台股應已在一萬三千點(和美股一樣創新高),但是不少中小型股現在僅是在股市六千點的價格。二○一四年執政黨在地方選舉的挫敗,面對為期僅一年多的總統大選,在二○一五年反而有破釜成舟的機會,真正為人民做一點事。人民選中央政府,是要做長期對台灣經濟發展有利的事。台灣地小,是以國際貿易為中心的國家,服貿、貨貿、自經區、金融整併、TPP等是台灣未來的經濟動脈,怎能不實施。人民要的是機制透明,反權貴以少數人利益蓋過多數人的福祉。執政黨若能把經貿自由化在二○一五年落實,對台灣長期發展,將為正面。

 大多數的人,對未來一年都有萬點論的憧憬。這時候,該考慮的是,若政府把那在權指股撐盤無形的手放掉時,那些公司會有成長一倍的空間(若股市上萬點)?而在股市九千點的相對高檔時,其下檔風險又僅有一成的可控制範圍內呢(若股市回測八千點)?一些中、小型股僅在六千點左右的台股水位,是可考慮投資的對象:

 一、 龍燈:股價僅是三年前上市的一半。上市以來,公司營運的表現是顛三倒四,一下子因為天氣急劇的變化,造成單季的虧損;一下子又是巴西匯率的大幅貶值,讓公司EPS少了一元。每年底又因為巴西收款天期長,造成應收天數過高。過去三年又是為了業務擴張而造成存貨成長比營收成長為快。公司每年花數千萬美金申請藥照,又面臨投資人疑問,其營收成效是否不夠顯著,或藥證攤提是否不夠積極。所有倒楣事,好像都被剛上市的公司碰到,讓投資人信心不足。即便如此,龍燈的董事長還是擁有一半以上的股權,長期看旺。目前龍燈年營收等於二個台灣市場的總和,位於全世界前十大;而全球市占率仍低,還有極大的成長空間。龍燈的董事長就像是「農藥業的郭台銘」,每年使命讓公司成長二○%;有容乃大,公司裡有幾十個不同國籍的人材(CEO是英國人、CFO是香港人),行銷全球數十餘國,工廠在大陸,回台上市,是台灣之光。以董事長的雄才大略,過去三年裏股價的灰頭土臉,悶了這麼久,應在未來證明給所有外部股東看,公司的市值不該低於營收(目前狀況);公司應有十億美金以上的價值(不然搞這麼多藥證和上市做什麼?)

 二、麗嬰房:股價在五年來的低點。過去二年的業績是慘不忍賭,一個有品牌的連鎖龍頭,竟然會經營到連續虧錢,實在糟透了。糟到創辦人把董事長交給專業經理人,讓他有FULL ACCOUNTABILITY。二胎化是中國未來十年最重要的一個趨勢。雖然,不是每對夫婦,都願意生兩個小孩。但是中國人口紅利即將結束,人口老化的程度,會比各國都更嚴重(長年一胎化的後遺症)。目前二胎化只是放寬而已,未來中國勢必要加強力度,用新政策鼓勵生育,補足人口成長的缺口,對麗嬰房將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麗嬰房的價值被嚴重低估,目前市值僅一億美金。在台灣、大陸近二千個店的重置成本就高於一億美金;其在台灣及中國總部的資產價值也是目前市值的兩倍以上(從未重估過)。麗嬰房的股價僅反映了其三分之一的價值。若股價再如此低迷,私募基金就可協助它在台下市,在A股重新掛牌上市。

 三、安心食品:摩斯漢堡在台灣是僅次於麥當勞的第二大連鎖店,有近二百五十家店(都是直營店),相對於王品四百億台幣的市值、八十五度C二百億台幣的市值、及瓦城六十億台幣的市值,安心的市值僅二十億台幣,其中有十億的現金,沒有負債。對一個辨識度高的連鎖品牌,並擁有大陸六省及澳洲市場的代理權,安心的股價是嚴重被低估。在澳洲,麥當勞的連鎖店的數量是台灣的三倍,而摩斯目前僅有三間店;澳洲是亞洲的白人社會,重視健康食材,摩斯在澳洲尚有極大的成長空間。負面而言,安心的淨利率過低(低於同業水平),其中魔術食品食材供應商佔營收比,有下降的空間。董事長黃茂雄先生在安心食品的持股比東元其他旗下公司和其在魔術食品(食材供應商)持股比重為高,應是非常重視安心的長期發展。而摩斯漢堡被消費者定位為速食店,卻僅把自己當成健康餐廳,以致點餐時間過長,來客意願下降。若公司可加強流程管理及員工訓練,把點餐等待時間下降,來客數必大幅提升,直接貢獻獲利。安心目前股價僅是上市高點的三分之一。以目前約二百五十間店的重置成本而言,投資人僅需花三分之一的錢就可投資摩斯漢堡(目前並不能加盟)。若安心股票流動率持續不佳,私募基金,也可和大股東談判(七十五%股份),溢價收購下市後再重新掛牌。

 四、台耀:生技業是台灣未來的機會。原料藥是有競爭門檻的:1. 原料藥廠要環評,不容易通過(台耀去年就受到環評影響,獲利大減)。2.原料藥是學名藥的關鍵上游,沒有它,就沒有藥源。台耀正在做原料藥和UV的產品組合轉換,導致營收下滑,但毛利上升(原料藥毛利較高),未來獲利將持續成長。公司也做了一些轉投資佈局,如台康等,可利用其全世界的客戶關係成長。台灣原料藥本來就是有國際化的利基產業,由於領域夠廣,沒有惡性競爭的問題。台耀在原料藥產業與神隆齊名,但是股本僅七分之一,ROE較有Potential;也沒有其他原料藥公司是學名藥廠商向上整合成立,有客戶群障礙的問題。

 五、和益:受國際石化下降的影響,過去三年,公司獲利持續下降,股價也到五年新低,日前受MSCI中小型成份股調整,股價跌到低於淨值。事實上,MSCI指數的調整,永遠是助漲或助跌,並無前瞻性(MSCI往往根據股價大幅成長後納入成分股;或是股價大幅下降後而剔除)。和益是在營運谷底,股價合理反應現況。但未來,和益將蓋一個精煉糖廠,彌補台糖在台灣市場的供給缺口。公司的業務將從相對穩定的洗衣業上游,加上一個新的農業商機。農業本來就是台灣有相對優勢的產業,和益的投資機會將會是買一送一。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如果台積電會跌?

文/王安亞

台積電是台灣之光。創辦人張忠謀先生以創新的商業模式,在變動大的半導體產業循環,開創了新的領導企業。因為半導體資本支出大,又要面對摩爾定理的挑戰(每十八到二十四個月,產品效能增加一倍或是產品成本降低一半的現象)。傳統IDM的營運模式(同時擁有工廠及產品研發團隊)是無法滿足市場快速變遷的需求。在張董事長的睿智領導下,台積電獨特的半導體代工(FOUNDRY)模式,改變了半導體生態。先是從後進製程切入,幫PHILIPS等做它們產能的BUFFER(IDM公司為了淡旺季調節,讓自身工廠永遠滿載);到幫忙許多FABLESS公司的成長(如QUALCOMM、NVIDIA、ALTERA、聯發科等)讓它們無生產技術後顧之憂;再讓TEXAS INSTRUMENTS這等國際半導體大廠放棄先進製程的投資,直接仰賴台積電的製程技術;及全世界技術最難的CPU及賣的最好的APPLE產品等,最終也是要到TSMC工廠裏生產。

TSMC對台灣國際化的貢獻功不可沒,它也將台灣公司治理帶到新的境界。董事會成員裏,有一半以上是獨立董事(含國際科技大公司的CEO如HP的CARLY FIORINA及TI的TOM ENGIBOUS等)。外資對台積電的持股也達八成,台積電等於就是一間外國公司。大部份的外資對TSMC的評等,也都是買進。TSMC的IR(投資人關係),也是台灣最好的,她們已經可以做到對一個見過的投資人,建有效的資料庫,知道他們過去對TSMC的持股、問過的問題、友善程度等;台積電IR可根據投資人對公司的建設性,給不同程度的CORPORATE ACCESS,讓公司領導層的資源有效運用。IR也會在資本市場運作中,主動對競爭對手和投資人信心喊話。她們也會MANAGE EXPECTATION(投資人預期心理),讓好的時候,投資人不會樂昏了頭;在行期不好時,也預先給投資人打預防針,等到壞消息真的來了時候,股價已經開始漲了。這讓TSMC的P/E或P/B RATIO維持高檔穩定,降低公司的長期FUNDING COST,也間接削弱競爭者在資本市場籌資的競爭力。

TSMC是這麼的被大家一致看好,對專業投資人而言,愈看好的東西,愈需要逆向思考,想一想TSMC有什麼風險?如果台積電的股價會跌呢?

一、台積電是景氣循環股、並非電信股:UTILITIES STOCK的特性是股價波動率低,且殖利率穩定,對追求長期固定收益的投資人,是資產配置比重的選項。自二○○九年金融風暴,張董事長回任以來,台積電經營績效太好了,完全充份掌握了在本次景氣擴張的增長。但是半導體產業永遠有榮枯。雖然台積電還是有機會在每次景氣衰退時,擴大市佔率,但是當分析師整體一面倒的認為明年獲利會成長時,投資人必須問,若二○一五年世界經濟成長將不如今年,而半導體產業成長將不如預期時,會不會有TSMC的獲利也會下滑?

二、客戶集中化:台積電把FOUNDRY的BUSINESS MODEL發揮到最大化。每年不斷的逼客戶往先進製程靠攏,給客戶最好的服務,讓客戶有最好的技術,在市場上競爭。隨著先進製程開發愈來愈貴,及台積電PUSH客戶的速度愈來愈快,可以AFFORD台積電高階製程腳步的客戶愈來愈少。雖然客戶的依賴度提高,因為大家的機會都綁在一起;但是從風險管理的角度上,RISK是提高的。

三、高階製程ROI下降:因為台積電等製造大廠在半導體先進製程的軍備競賽,設備廠商疲於奔命,不斷地技術創新,滿足摩爾定理的要求,其結果是製程設備愈來愈貴,設備廠也是在每次循環中,不斷整併,所以能跟上高端製程的設備商,也高度集中化。市場往往對TSMC等半導體大廠提高資本支出的舉動而振奮。但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TSMC現在需要花更多的投資,才能在新世代維持市佔率及競爭力。而更大的資本支出,也意味著未來投資報酬率將下降(更短的時間內做更大的投資)。

四、競爭者更強:台積電一直不缺競爭者。從一開始和IDM廠的內部產能競爭,必須用較好的技術,和較低的價格贏得訂單。到和聯電的產能競爭,甚至用高價買了世大半導體,僅為了維持產能的相對優勢。後來世大團隊到大陸,成立了中芯半導體,TSMC再以本身IP的優勢,壓制了中芯的發展。如今TSMC誠如二十年前上市的願景,已可做到半導體最核心的CPU製程,如今的對手是半導龍頭INTEL及三星(它們的現金流及技術能力,都不輸TSMC)。未來三星和INTEL都將提供FOUNDRY的服務,雖然它們服務品質永遠不會和TSMC一樣好;但是它們為了產能利用率,勢必將降價求售,打壞TSMC的行期。

五、接班風險:TSMC有很好的接班人制度及人選,但是如同美國很多優良的公司一般,當LEGEND CEO STEP DOWN後,股價的PREMIUM有可能不見了。回頭看,如INTEL的ANDY GROVE、GE的JACK WELCH等,很多傳奇領導者都是在高點時,急流湧退。

六、摩爾定律的盡頭:再過些年,摩爾定理要求下的投資可能沒有辦法達到以往的效果。如INTEL已不再標榜時脈速度,而是用更多的CPU UNIT做平行運算。全世界能投資十八吋晶圓的公司僅剩三家,INTEL、三星及台積電。而十八吋投資的初期,就如十二吋時一般,定是市場供過於求,投資利益下滑(製程學習曲線)。TSMC的成功是充份掌握了摩爾定律,而不斷的追上與超前。當摩爾定律不再延伸或放慢時,一個COMMODITIZED的代工業,將不利於台積電的創新模式。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公投、一中、聯合國

文/王安亞

蘇格蘭公投是全世界矚目的大事,會產生骨牌效應。若蘇格蘭獨立成功: 一、英國馬上進入經濟衰退,其他附屬如威爾斯等都將效尤。二、西班牙也將面臨同樣的危機,佔它六分之一GDP的加泰隆尼亞省(西班牙經濟發展最好的地區)獨立成功的機會大增,西班牙也將面臨領土主權分裂的危機。三、中國大陸更是緊張,分裂國土一直是它最大的威脅。疆獨、藏獨、台獨等都是它不能容忍的政治、軍事底限。光是克里米亞、烏克蘭等獨立的事件,已讓俄羅斯這個跨歐亞國家,影響世界政經。俄羅斯與歐洲因經濟制裁雙輸、美國及中國則漁翁得利:1. 俄羅斯因民族主義高漲而致歐美經濟制裁造成經濟衰退。2. 歐洲長期依賴俄羅斯石油、天然氣等能源,也因制裁俄羅斯而進入經濟衰退。3. 由於歐洲必須花更高價如向美國等進口能源,美國景氣將持續復甦。4. 俄羅斯因受歐、美經濟制裁,必須東輸大陸,讓大陸能源不虞缺乏,更有本錢和美國在世界經濟引擎上分庭抗禮。5. 美國和俄羅斯貿易往來極底,鼓吹歐洲經濟制裁俄羅斯,對美國本身是利大於弊。

如果蘇格蘭獨立公投通過,蘇格蘭本身經濟也將大幅受創:一、英國必須按比例將英國公債分配給蘇格蘭,新蘇格蘭政府第一天就可能面對負債大於資產的難題。二、蘇格蘭將不能再使用英鎊。蘇格蘭新幣並沒有足夠的外匯存底,維持它的價值。新幣實施的第一天,就將大幅貶值。三、以蘇格蘭為總部的企業,必將遷離,蘇格蘭經濟馬上面臨衰退。四、就像土耳其、烏克蘭等一般,蘇格蘭必須花八年以上的時間,才有可能被歐盟考慮納入。一個沒有英國撐腰的蘇格蘭,面臨北海油田日漸枯竭的狀況,八年後的經濟,只會更差,進入歐盟的機會也將更加渺茫,或許成為國際孤兒。所幸蘇格蘭最後還是選擇和經濟現實面妥協。如加拿大的魁北省在1995年的情況一般,雖然獨立公投未過,但獲得政治和經濟上更大的自主權,贏了更多的裡子,短期內,江再也沒有獨立的紛擾影響經濟發展。

台灣呢?從蘇格蘭公投學到的第一件事,應該是題目定清楚。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任何有關領土改變的重大決定,都必須透過投票。而台灣本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公投獨立沒有必要,但是公投統一中國是可以討論的(因為政治現實的考量)。中國和台灣的交流,最終目的就是想和台灣統一,只要台灣願意往和平統一的目標前進,中國都能欣然接受。每四年台灣總統大選,都可有公投統一的投票行為。若台灣有半數以上的國民願意統一,那中國和台灣就可統一。若半數以上的選民不願意,就每四年繼續投票,直到投過半數以上為止。在這期間,中國必須要籠絡台灣人民的心,讓利更多給台灣人民,才有可能贏得選票。事實上,中國已經在做這件事了,因為台灣人民對政府沒信心,服貿、貨貿才過不了;而大陸也因其「反腐」政策開始和執政黨權貴政治有所切割,展開三中一青策略(中小企業、中南部、中低收入、青年),這是把讓利策略從少數人的利益(在大陸圈地、要錢投資、發特許證照)延伸到大多數台灣人的利益。對台灣人民而言,什麼政黨都好,只要經濟,社會發展能進步。若中國人民平均文化及所得水平能和美國和日本一樣高,還怕台灣人民不願和平統一嗎?若中央政府可被另一個更有效率的政府接管,軍事相關等費用支出能減少,可投入更多公共建設及社會福利讓人民過的更好,選民會反對公投統一嗎?

「一中」各表是對的。「九二共識」的含意是兩岸最大的共識,就是沒有共識。若兩岸必須同意一中的定義,其最大公約數,就是「一個中華民族」。人在美國,很多美國人會說I AM GERMAN,他並不是說: 「我不是美國人是德國人」,他是說: 「我是美國人,而我是德國人的後裔」。台灣在過去三百年,一直都有中國流民逃難而來。所以大家都有「中華民族」的血統,這是共同點。但是對中國這自認為有五千年文化的國家而言,台灣和中國古時候並沒有很大的關係。北宋文豪蘇東坡被貶官時,一路被貶到海外到海南島,台灣當時和宋朝並沒有關係,並不是中國的一部份。而元朝曾在澎湖設縣(中國歷史相對不光榮的外族治理朝代)。蒙古當時版圖橫跨歐亞非,如果設縣才算有隸屬關係,今天蒙古是不是也可宣稱有台灣的主權。三百年前,鄭成功是東南亞海域的海盜頭子(在台灣被奉為民族英雄),因為清朝為了解決沿海匪患的問題,才攻擊鄭氏政權,把台灣納入領土。清朝滅亡後,中華民國成為了中國繼承正統,因蔣氏政權失去大陸領土,政府遷台,才成了中華民國實際統治台、澎、金、馬的事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晚於中華民國但有更完整中國領土的治權,以中國千年的歷史,兩國制並不見怪。但台灣是中國千年歷年前所未有的民主奇蹟,其社會發展的歷程,將會是中國大陸未來在公民社會轉型的樣板。兩岸同意「一中」即一個中華民族,互不否認對方在其能管轄之領土上的治權,讓兩岸人民、資金能自由流動,讓兩種政治良性競爭,才是中華民族人民之福。

對小國如台灣而言,加入聯合國參與國際事務運作,有其必要性。中國是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大可開方便之門,主動提議讓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與聯合國事務。也許台灣不能馬上入聯合國,但這善意舉動,將會爭取民心。中國是大國,不需在國際打壓台灣,畢竟兩岸關係,要爭的是人心及民意,兩岸政治間的競爭是良性的。中國因有更大的胸襟,讓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到大陸發展黨務而如中國申奧一樣,台灣在聯合國,也將會盡量幫助中國,一拉一唱,等於中國在聯合國有兩投票權,其影響力更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給央行新的投資工具

文/王安亞

在國際上,台灣央行是聲譽卓越,長年以來,維持低通膨(約二%內)及相對穩定的匯率(過去十年,台幣對美金匯率的震幅沒超過平均值的十%)。對一個沒有國際性的貨幣及國際邦交的經濟體,十分難得。央行也把國庫盈餘的重責扛下,每年從外匯市場操作的匯差或利差等收益,佔中央政府歲入的一○%。(事實上,央行並不應該背負如此重責,這是國營事業或是財政部的事。)

在本國的行政體系裡,由於央行的相對超然性,央行總裁,一定也是行政院各部會裡排名最好的行政首長。而央行上級主管人事的相對穩定,也應是該部會表現較佳的表徵。這或許應給台灣行政體系的借鏡,培養部會首長需要多年,一但選定,除非有重大品格缺失(應該效法美國,在推薦前加強背景查核),否則應像公司CEO一般,保證他三年的行政權,不要隨時因政治事件而遭到撤換(台灣有太多事情,可泛政治化了,主因為人民普遍不夠愛國,沒有信心。)行政部會的穩定,才可幫忙政策推動的持續性。
雖然台灣的央行已是「萬能銀行」,身負維持本國貨幣信心、物價穩定、上繳國庫等重責,還要在台灣這「多元輿論」的社會裡,堅持清流,實屬不易。經濟上的利益,永遠是有ECONOMIC TRADE OFF的,所以央行常被垢病:
1. 對金融業而言,央行的做法總是「大央行,小銀行」。由於央行的外匯管制及利率長期偏低的結果,台灣銀行的ROE及規模不如其他亞洲銀行。不過,金管會等金融監理機關,似乎也看到台灣銀行業的發展困境,逐漸在政策上有所鬆綁,如國內的金融整併,拉大規模;1鼓勵海外設點,甚至併購;開放更多理財工具,讓台灣銀行業有高副加價值的財富管理業務平台。

2. 台灣是一個海洋孤島小國,必須靠出口才能擴大GDP規模。對出口業者而言,台幣貶值才可以增加其國際銷售力。 事實上,因為大陸需求相關的出口,是台灣最大宗,而賺來的人民幣外匯是長期看漲的。所以台幣長期是有上漲的壓力,且幣值已遭到低估。央行儘量維持台幣的穩定,已是對出口業者實行「匯率補貼」。央行和出口業者的立場相似,若外匯增加而台幣趨貶,其上繳國庫盈餘將幫助增加,台幣貶值也降低了央行繳庫的壓力。但是央行更重要的工作,是抗通膨。台幣若「補助過貶」,台灣小島的通膨壓力會變大,更多人民會痛苦。出口業者應多投資本國研發,或投資海外的通路,讓自身的產品及服務更有競爭力。央行也已開放人民幣債券及商品等投資工具,讓人民幣外匯直接去化(也符合中國人民幣政策,降低和美元交易而產生的非必要匯差)。央行也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趨勢,調整資金配置,反應潮流。

3. 為了維持「台幣匯率避升,補貼出口商,增加GDP成長」,央行長年用低利率政策,進而造成了本國房地產資產泡沫,及社會基層對貧富差距拉大等不滿。房屋奢侈稅的實施,對房市投機交易雖有遏止,但成了豪宅的「證書」,反而對房價有助漲的效果。 不過,正如二○○七年一樣,今年底前,央行應會比美國提早升息半碼,讓利率決策有更多的彈性及空間。台灣的房市也將正是邁入三年的空頭市場。

給央行更多的投資工具:
一、財政部可擔保長期政府重大工程的債券:當房市走空,政府必須靠增加公共建設的預算,彌補成長缺口。但是,中央政府的公債總額已瀕臨上限,無法增加支出。政府應把工程開放民營並保障營運如BOT等模式,企業可發行五%的公司債,並由財政部信用擔保(不列入公債計算),由央行投資。五%每年穩定的利息工具,長達三十年的債券到期日,並有政府擔保的公司債,台灣市場現今並沒有,央行可以做領頭羊,變成MARKET MAKER,等於給台灣債券市場開了一扇門,也可幫忙去化保險業過盛的長期資金。政府相關部門,需嚴格品質把關,並讓廠商有十%ROE的合理報酬,產生穩定的現金流支付公司債利息。

二、在環保等相關議題上,因為不列入GDP或企業營收裡(成本項),並不容易推動。央行龐大的外匯存底,也可被利用在社會福利政策。如政府可以成立如碳稅交易的本國平台,企業可發短年期環保債讓央行投資,利率可和政府公債利率相當,對企業付息壓力不重(但會佔用其銀行額度)。而政府可把企業付出的環保利息抵稅(央行上繳利息和財部短收稅負互抵,政府總收入沒影響),並把台灣的碳稅價值和國際碳稅結合交換,讓企業也可因此有國際認可得到商譽,增加國際曝光度。政府也藉由央行的金額資產幫助本國產業升級,解決環保難題。

三、央行僅須有六~十二個月的外匯存底,就可應付本國進口可能的RESERVE。目前央行有近半的超額外匯存底,都可考慮被更有效的利用。投資主權基金是一個央行不應迴避的選項(因為台灣的主權需要靠資金出國被宣揚)。但是央行總以外匯存底是出口商的央行借款,不能虧損為由,不願意成立主權基金。如何解決央行的問題?

1.央行可提撥十%的外匯存底,牛刀小試,不傷筋骨。

2.可在財政部下成立公司,先將四大基金等合併再發行特別股或債等工具,讓央行有八%以上的FIXED INCOME式的保障報酬。主權基金的操盤手可以二○%的獲利分紅(國際行情),政府也可吸引國際人材。央行也得到其所需的保證收益。主權基金也可藉由規模經濟,直接或間接投資對台灣經濟成長有貢獻的企業,並吸引來台作實體投資。

央行過剩的外匯存底,可以好好利用。用正規的方式,導引到對台灣整體發展有幫助的方向:GDP增長、環保、企業發展等,補助中央政府歲收不足、不能舉債的困境。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培養國際郵輪航服員

文╱王安亞

全球遊輪市場今年產值預估逾三百七十億美元及乘客數逾二千一百萬人次。全世界目前有近三百艘遊輪,可承載逾四十五萬名乘客。其中北美乘客佔六成,歐洲佔27%,亞洲佔約7%(第三大市場且成長最快)。即便如此,在最大的美國市場裏,僅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口曾搭承過CRUISE 旅遊。不論是以乘客數、地區別,核心美歐市場或新興亞洲市場而言,國際遊輪業都還是有很大的成長潛力。今年,有六艘新船加入國際遊輪航運,加上二○一五年有七艘新船及二○一六年的十艘新船,未來二年國際遊輪業的承載量,將增加近10%的Capacity。

以乘客素質而言,遊輪業屬於高端市場。以北美市場為例(佔世界乘客數的六成):

一、年齡層:六十歲以上及四十歲級距為最大宗,各佔逾四分之一。五十歲級距佔逾二成及三十歲級距佔二成。

二、退休人士佔二成,全職工作人員則近三分之二。

三、經濟能力:年收入平均十五萬美金的最高佔近四成;年薪近十萬美金的次之,佔近二成;年薪近七萬美金佔逾十五%,年薪五萬美金、年薪四萬美金及二十萬美金等各佔約十%。遊輪乘客實屬高端消費族群。

從單價來看,全世界船票平均價格逾一千三百元美金。每名乘客在船上再消費逾四百元美金(CASINO賭場逾二百元美金,SPA約四十美金,下船活動船公司可收費用約八十美金)。從成本面考量,一個乘客費用逾一千五百美元,其中AGENT的COMMISSION佔十三%、油費佔十三%、CORPORATE OVERHEAD佔十二%)、人事費用佔十一%、折舊費用佔十%、食物佔六%、船上其他費用佔四%、運輸費用佔三%、利息費用佔三%、其他營運相關成本則約十五%。換言之,一位乘客相關的稅前利潤逾十%。

以DISNEY CRUISE為例,它目前有四艘船(FANTASY、DREAM、MAGIC、WONDER),它從加勒比海市場起步,慢慢跨足至阿拉斯加及地中海市場。明年起,它將啟程北歐市場(行程幾乎一年前就被訂滿),以長期來看,亞洲旅遊市場是未來發展最大的商機(開發旅遊景點和開發國際乘客數)。可是它並不敢太快投入亞洲市場(即使商機很大),因為亞洲沒有足夠的國際人材(如可同時講中文及英文)可有很高的服務水平。

「國際郵輪航服員」是台灣就業未來的機會,一艘乘載四千乘客的遊輪,有逾千名的航服員就業機會。台灣人本來中文能力就好,服務業的品質也高,本來就可以滿足未來中國市場大幅成長的需求,而政府需要鼓勵推展的方向,是英文檢定,培養外語能力。在國際人材市場裡,台灣將有全世界最好的航運人材庫,因為同時可以服務歐美外籍人士及亞洲市場主力行程(中國人)。國際郵輪航服員的待遇遠高於航空公司的空服員;而其吃、住主要和船服務相關,每年較能在本國存下錢。因服務對象為國際高端人士、品質高、可增廣見聞、且工作環境優良(在遊輪渡假本來就是高興的事,客戶開心,工作自然愉快。)而由於遊輪船航行國際,台灣籍的國際郵輪航服員也有機會直接接觸異地風土人情,增加國際觀,台灣因為他們成為最好的國際外交形象代言人而獲益。

打開一張世界地圖,把台灣從亞洲區拿掉,對亞洲地域是一點影響也沒有。也就是說,台灣必須積極參與亞洲區經貿政策,不然的話,它就是未來的琉球、關島,只能靠觀光產業了。而台灣的反服貿、反設自由經貿區、反FTA等氛圍正在一步一步的將自己推向「自我邊緣化」。雖然台灣已達到了每人均能上大學的高教育率,但是年輕人在本國就業薪資不高(很多人也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既然大家認為台灣應該「從世界走向中國」,就應該積極培養國民外語能力,鼓勵「國際郵輪航服員」,讓他們去全世界賺外匯(本國存錢),做台灣在全世界的外交親善大使。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美醜之間

文/王安亞

有一個國家,它的國民普遍長的都不好看(以普世審美觀點而論)。但是,它們的國民,並不因此為恥,反而更精勵圖強。有的人注重內涵,拚命讀書,讓自己學識淵博,內在美遠勝於外在;與之相處,完全不會注意到相貌美醜。也有人拚命練身體,讓自己健美、身材好,吸引目光的焦點,遠高於容貌的好壞。更有人努力工作、賺錢,娶漂亮的配偶,讓生下的孩子,有更好的外貌,可謂「基因改造」。難能可貴的是,政府有遠見的領導者,希望讓國人都能漂漂亮亮,大力發展醫美行業,用高明的醫術,讓大部份人都能「潘安在世」。醫美執業的醫生成了世人追捧的大明星;電視台也特別規劃節目,讓一些「妙手回春」的例子,可激發更多人。國民不會「妄自菲薄」,有信心知道政府、醫生會給他們機會變成英俊、美麗。政府也開放移民大門,吸引美麗的人材,給予優惠的條件,找尋配偶,幫助整個國家做大規模的「基因改造」,讓下一代的子民,不再有「醜陋」的自卑感。因為國家正視自己的問題,僅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它就從一個普遍「容貌不佳的國家」,變成世界有名的「美男美女國」。

好景不常,過些年後,政府看到國家絕大部份的人已經「漂亮」了,就不再把人民「均美」的事情,當做目標,也不再對醫美產業做投資獎勵。這些醫術精湛的醫生,也不再是當紅炸子雞;也因基因改造的成效,使得他們客人愈來愈少,必須轉行或移民他鄉,才有生路。所幸,當這個國家已成為了世界皆知的醫美大國時,各國都很歡迎這些醫生,所以他們在海外的發展都很好,只不過是本國的醫美技術再也不是世界的領導者了。當自我滿足在相對美麗的容貌下,國民大都不像以前一樣努力讀書、健身、賺錢,充實自己先天容貌以外的後天優勢了。不消幾年的時間,這個國家的人民,也大都成為言語乏味,身材走樣、沒有積蓄,而「虛有其表」的人。更令人擔憂的是,十%社會底層最醜的一批人(政府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讓全民皆美,世界上永遠會有底層),因為國家從九○%的「醜人國」,變成了九○%的「美人社會」,他們日子過的是更辛苦了。他們機會變的更少,反而意志消沈,也不讀書、健身、賺錢,更因為別人都變漂亮了,相對不滿情緒更高。這一小撮人結集起來,要打倒「變美」的社會;他們首先發難,認為政府讓「大家變美」的政策是「不公不義」。再來,在路上看到美男子,美女人就動粗,要讓他們害怕「拋頭露面」。更過之的是,他們要改變普世的審美觀念,把原本世上認為美麗的典範,硬是貶低成醜陋的代表;而把自己的「醜陋」的一面,用各種方式,硬把「黑說成白」,變成新世界的美麗代言,讓世人角色錯亂。再過了幾年,這個國家不但沒有醫術好的醫美醫生(因為他們的技術,不再受到重視),甚至沒有了「醫德」,因為醫生被迫,要幫天生美麗的人動手術變醜,才能讓這些人生存(漂亮的人都被排擠走了)。放眼望去,惡搞後的結果是,這個國家只留下了醜陋、沒有知識、身材差、沒錢的人。多年的惡耗,造成這個國家的審美觀扭曲,國人認為「醜的就是美、美的就是醜」,完全和世界脫節,無法和鄰國交往,因為總是看不起別人的美麗,而自干墮落。當其他國家「美美聯合」時,它「醜陋」的審美觀,那也去不成。幾代人的努力就在一代人身上玩完,這個國家成為世界的孤島。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台灣呢?貧富差距的問題、高階人材外移的隱憂、兩黨惡鬥、鎖國革命、固步自封是不是也是「美醜之間」呢

政府應考慮:

一、 不要再想用股票換選票。股票漲跌若沒有基本面的支撐,爬的越高、摔的愈重。社會若普遍認為政府會為選舉而拉抬股市。試問若執政黨敗選或明年沒有選舉行期,二○一五年因二○一四年選舉行情而套牢的股民,日子還要不要過?產業、人民需要的是有好的政策領頭,國家長期發展才有希望。FTA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中國是台灣第一大貿易夥伴,當然要和它簽署「服貿、貨貿」條款。或因大陸在南海的劍拔弩張,台灣可借此儘快和其他國家簽定,讓貿易自由化,和全世界良性競爭。台灣本來就是國際化高的國家(外貿為主的經濟體),和全世界人做生意(管它是大陸人、日本人、美國人、還是歐洲人),是我們的擅長及宿命。

二、「富人捐」幫助社會底層。QE的結果,是富者更富、貧者更貧,才造成

了貧富差距加大,社會階級的對立。這需要政府的教化、倡導、鼓勵大企業、大老闆更公開做善事、幫助弱勢。但是不要給魚,要給釣竿。政府不用巧立名目,今天補助水電、明天救濟油米,應一筆款項,讓貧戶利用,才不會讓社會資源浪費(補助電費,讓電量使用過度,使全民買單並不對;貧戶可在一筆錢裏選擇要使用電,還是做其他用途,將有限資源效益最大化。)政府並應用教育、技能訓練等,協助脫貧。

三、學學新加坡吧。馬來西亞、印尼等皆是新加坡的假想敵,但它懂得如何生存,各取所需,新加坡已是世界公認的經濟強國。台灣在亞洲的地理位置很特殊,也好也不好。看似距離亞洲各大城市最近的中樞,可做為歐美公司在亞洲的營運樞扭。但若脫離了亞洲經濟商圈,可謂是一孤島。若台灣經濟邊緣化,國際大船越過台灣不再貿易往來,台灣勢必有通膨壓力。大陸高端自由行必須加速開放,台灣人比大陸人有文化(因為沒有文化大革命、保留了中國正統文化),他們來被我們教化,瞭解人民為上、自由的真諦;人來愈多,兩岸發展

機會愈多。政府必須實施「自由經濟區」,可考慮把台灣變成亞太的IT DATA CENTER中心。台灣本來就是資訊島,台灣人本是誠信為本,台灣又和全世界大國都沒有邦交,有資料保密的優勢。在一個網路SECURITY重要的年代,台灣非常適合在自經區裏廣吸亞洲各國BACK OFFICE的人才,做亞太區IT DATA CENTER中心。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被綁架的股市;高處不勝寒

文/王安亞

人總是健忘的,金融風暴剛起時,不少人認為這個災難會長達十年,股市將一蹶不振。當美國FED用從「直昇機上撤錢」這一招時,不少學者又懷疑它的功效。而當「QE成癮」時,又有不少學者篤定QE很難結束。又當QE退場成行(預期在今年第四季結束),市場又預期央行不會馬上升息。正當大家擔心QE退場或升息可能帶來的影響時,美國股市竟創了歷史新高。在這大家認為前景一片大好,股市提前反應榮景的情況下,FED官員的發言,更得小心謹慎。因為FED已是美債的最大買主,FED的資產負債表已達美國GDP的四分之一(歷史高點);如果美國利率快速上升,FED、美國政府將是直接受害者(Mark to Market Loss)。

當初金融風暴的起源,就是因為美國利率長期偏低,以致金融家貪婪發明新的金融衍生性交易平台,導致曝險及複雜度大到無法計算,所以才需要政府出面概括承受,重建投資人信心,維持金融市場的正常運作。美國央行的作法,是「以毒攻毒」,開一個更大的印鈔機,印更大一筆鈔票,把資金逼到風險性資產,造成經濟繁榮的假象,隨著一小批人富裕了,他們的花費(從高端奢侈品市場開始)再慢慢向下影響中、低階消費層。為了服務更多的消費需求,工作才會重新產生。從上到下的消費過程是漫長的,它需要時間,其過程的代價就是貧富拉距加大,因為有錢人賺錢的速度永遠是比窮人找工作來的快。這過程中需要政府有足夠的經費做好社會福利工作,不然就會有「仇富」心態,示威、遊行等動盪,甚至革命事件的發生。而當有錢人更富有了,政府必須加稅,才有錢做公共建設,創造就業機會及GDP成長,完成對股市期許的實體「平倉」。

現在就是股市的高點:

一、這次QE退場和以往不同,美國股市已來到歷史高點。QE1、2結束時,FED的態度是若經濟持續低迷,QE隨時可以再起,直到QE成功為止。這一次不一樣,QE必須「光榮退場」,這是一個政策的改變。前幾次QE結束,股市在三、六個月都曾發生過一五、三○%的修正。股市原本就是靠錢堆出來的,當QE結束了,怎麼會沒有影響呢?股市堆的愈高,只是摔的愈重而已。現在就是股市的高峰,二○一四年下半年股市將是上半年的「MIRROR IMAGE」,上半年股市怎麼上來,下半年股市就怎麼下去。而第四季掉的應該比較重,反應QE退場的不確定及大多數人過度樂觀的預期。

二、台灣因為選舉,股民都期待政府作多。財金官員談話的內容愈來愈「股民化」,大家不關心未來政策的實行,而是近期對股市的看法。這種對市場影響力並不是好事,因為官員政策的推行,完全被股市綁架了。同一批官員,在去年推動證所稅時,強調台股過八千五百點的時間,僅佔市場歷史的十三%;如今同一批官員的話,怎又被解讀成九千點以上「雲淡風清」了呢?當金管會不斷用新的政策工具刺激證所稅施行造成股市量縮的後遺症時,台股成交量雖比之前的窒息量倍增,但僅是過往九千點時該有交易量的七成,形成嚴重的「價量背離」。長年以來,在九千點投資,一年後都是輸多勝少。投資人一眛地認為政府必在選前做多,若執政黨十一月在此次地方選舉大敗又如何?政府該推動的是長期產業政策,國民需要的是國家發展未來的「前瞻指引」,而不是「急功近利」的股市作多。若執政黨為了選戰,堆出一個股市假象;和在野黨為了意識型態,綁架了國會,也是一丘之貂。若台灣變成了二年一次選舉時,政府才有作為,或在野黨用政策杯葛,台灣未來能有希望嗎?現在就是台股高點,股市因為選戰而更投機,國家因為選舉而長期發展有幫助的法案該過而未過(服貿協定、自貿區設立等)。

三、因為股市投機氣燄高,現在是一個MOMENTUM導向,熱錢流在會編夢的題材上,沖來沖去。DRAM市場再怎麼好,一檔股票應該佔大盤成交總值近十 五%嗎?連外資也被股市綁架了,不斷調高TARGET PRICE,維持和其他外資券商的競爭;為了獨樹一熾,分析師甚至必須把目標價設在三年後EPS大幅成長的極高本益比。這種現象,在二○○○年網路泡沫年代也看到過。外資分析師也發明過「本夢比」,因為公司不賺錢,沒辦法用本益比解釋,只能用股價營收比設目標價。營收甚至是用Barter Revenue(業務交換得來的),或是用燒錢買來的(做成商品給人賒帳,一年後再付錢,反正銀行借錢利息低,當然營收可大幅成長),股市投機風中,只是時間長短問題,和大戶如何下車而已。美國前央行總裁Alan Greenspan是前車之鑑,在Y2K泡沫前,被華爾街的推崇到頂;後來因為太慢關注股市投機的發展,將永遠在歷史留名是造成金融風暴發生的千古罪人。而同樣是央行總裁Paul Volcker,在任時因高利息政策被人恨之入骨,如今卻被認為是最偉大的央行總裁,幫助美國重返榮耀。官員必須審行謹言,不該為股市起舞,應專注國家利益的長期發展。

在投機的市場裡,只有瘋子和傻子,拚命買高價而期待更高價的瘋子(Greater Fool)或是不敢起舞而甘願套牢在價值偏低股票的傻子(股價也可能更被低估,因為錢都跑到瘋子喜歡的地方)。即使高處不勝寒,台股還是有被低估的標的(目前是本益比高的很高;低的還是不少),如金融業、流通業、利基型產業等,還是有不少股價低於價值或是低於重估價值的公司。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加稅不如加薪;富人捐非富人稅

自2000年以來,台灣人均薪資所得已常年低於通膨率。即使台灣今年GDP成長率達到3%,這將是連續三年台灣GDP增長低於世界成長率。台灣的經濟體似平面臨了「初入已開發國家」的成長困境。過去依賴辛勤勞工的生產模式,受到產業外移(如赴大陸擴產)而造成本土就業機會流失。企業現在又正面臨大陸崛起而造成的產業完全競爭的壓力。政府效率執行不彰,其自由化經濟的政策,希望用國際貿易補足經濟成長不足的方式,又受到弱勢團體的杯葛。台灣沒有天然資源,又受中、美、日三國的政治、經濟所牽制;唯有的核心競爭力,就是有一群勤勞的人民,敢跨海發展,提著一個包包到全世界做生意。貿易自由是全世界未來十年發展的趨勢,是美、蘇冷戰結束後一個更大的商機;台灣原本就擅長和全世界做生意,不能落後和全球簽FTA的商機。

人有兩隻腳,錢有四隻腳。金融危機後實行的量化寬鬆的政策,本來就是要增加通膨,避免通縮。QE的後遺症,就是貧富差距加大。三民主義的本質就是社會主義,台灣政府常年引以為傲的目標之一,就是台灣人的貧富差距比鄰國較小。但是有錢人創富的能力,當然比窮人工作來的快。當台灣進入了已開發國家之林,在民主自由度高時,其經貿發展的成果,就應該是有很多優秀的人材能有充份機會,創造財富。這是國家發展的驕傲,不應該被垢病。但台灣因產業外移造成課不到稅及就業市場薪資無法增長。政府稅收不足、財政赤字、舉債瀕臨上限,就要拿企業和富人拔毛 – 加稅。奢侈稅、證所稅、房屋稅、股東抵減降低、金融稅、海外所得稅、企業可扣抵稅額降低等,都是政府未來財稅的目標。

政府要維持財政收支平衡、擴大稅基的方向是對的,但是應考慮:一、台灣不是美國,全球課稅是拿石頭砸腳,嚇跑資金。過去三年,台灣金融帳每年流失  約四百億美元,是政府三分之二公共建設的支出。二、如果政府執意比照美國這世界大國的基礎課稅,政府的行政效率必須提高。當台灣邁入已開發國家,過去一些稅上的LOOP HOLE自然會減少(如囤房稅等),這是一個國家發展的自然現象。但是台灣政府必須維持和全球政府比較的相對競爭力。不然,人民會用選票推翻或用移民尋找更有效率的國家居住。三、香港、新加坡等是亞洲租稅最有競爭力,且公務員效率最高的地方。台灣政府在考慮加稅的過程中,應學習他們,把賦稅簡單化,最好是減少級距,用FLAT TAX的方式,降低逃稅誘因。

台灣企業獲利已達到金融海嘯以來新高。與其和企業加稅,不如鼓勵企業加薪,換取減稅額或不加稅的承諾。民間消費本來就佔GDP組成約六成。加薪可以創造新的消費循環,刺激經濟成長。台灣社會總總的不滿、對政府的不信任,貧富差距擴大是一個導火線。政府常年的政策是用補貼的方式(如凍漲水、電等),造成低通膨的假象,扭曲了正常經濟的發展(因為電價比成本低,大家用電過度,反而政府不能把稅收用在如公共建設等可幫忙整體公民生活更好的方向。)政府應把通膨容忍度拉高(如從二%提到三%),讓企業加薪後,人民能有感消費。

政府近期通過了四十五%的富人稅,比美國聯邦稅還高,和大陸一樣。對白領高薪專業人士而言,若台灣的稅比美國高、和大陸一樣,但政府執行效率遠不如時,他們返台工作的誘因將下降。且香港和新加坡的最高稅率僅台灣一半,不少人會選擇把工作Head Count放在海外,僅週末或放假返台陪家人;反正高階經理人原本就是全球作業。台灣應該做得是提倡「富人捐」,對真正前一千大的企業主、富豪等進行道德勸說,政府用揚善唱名的方式(如總統頒發勳章,邀請參加國事論壇等方式),請他們樂捐,共體時艱,其效果來的更具體。有錢人,本來就有基金會,關懷社會救濟。政府應把自己的社福工作做好,讓有錢人有機會捐贈,換取社會認同感(讓社會更和諧、不仇富),這是一個人本文化的提昇,而非脅迫性的逼稅。

社會福利已是政府支出的最大項(比教育、公共建設、國防還高)。台灣選舉文化的亂開支票,根本不可能讓政府有足夠的經費維持永久的社福工作(政府該做的是教育弱勢,幫他創造就業機會,而非永續性的金錢補助)。沒有富人的感動、捐贈,政府的社福不可能有效率的長久運作。政府本國稅愈重,只會讓金融帳流失更多,造成反效果(政府當然也不能變成共產國家,把自由資金的門堵上,走回頭路。)而政府的社會福利金,也應非針對性,用一筆總金額,讓弱勢家庭自由運用,而非東一筆、西一筆的補助,拖累整體經濟成長。政府應該要求企業加薪,創造消費;要加稅就加消費稅(使用著付費,從新消費循環課稅);用富人捐非富人稅,得到更多社福經費,用揚善(非排富)的方式,讓社會更和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台灣和中國的完全競爭

文/王安亞

中國崛起的商業模式,就是模仿及抄襲全世界最成功公司的商業發明及運作,把它變成有「中國特色」最適合發展的模式,再利用國家資源建立新門檻,把國外競爭者擋開。百度、騰訊都是很好的例子,它們是有中國特色的GOOGLE及FACEBOOK。事實上,東北亞國家(如日本、韓國、台灣等)的成功模式,也都是先以歐、美先進國家的「仿冒商品」起家;當歐、美國家提告後,再轉入「代工模式」發展,替歐美成功企業生產產品;最後,當產品製造技術成熟(如日本、韓國的汽車業或台灣的PC業),再仿效歐美企業砸廣告費,行銷品牌出口(政府往往也給大量的退稅補助。)美國、歐洲等國家必須靠不斷的研發及商品創新,維持產品的獨特性及獲利。但是當歐、美企業在本地市場利潤受到過度侵蝕時,其政府也會用反壟斷(ANTI-TRUST)、智慧財產權保護(IP PROTECTION)、強迫貿易國貨幣升值(如以前的日幣、新台幣;目前的人民幣等)、甚至配額(QUOTA)等工具,保護自己產業在本國的「公平競爭」。
過去台灣依賴中國廉價的勞工、協助中國成為世界工場,也間接延續了台灣的經濟成長奇蹟。現在的中國正在轉型,如同過去的日本、韓國、台灣一般,需要做產業升級。它需要高階人力,開始從台灣進口人才,因為大陸有成長性及市場的優勢,它可以五倍的薪水(把台幣換成人民幣),再給三年的綁約(等於一次給十五年的薪資報酬)。而大陸經驗就如以前的美國經驗一樣寶貴,是當代顯學,台灣人才當然不會放棄一個成長又高薪的好機會,過去台灣成長過程中(至今也還是如此),也常常高薪聘請日本退休經理人做顧問,延續其在企業裏的被利用價值,提高本身企業的能力。只是,當大陸這個量體龐大的經濟體(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當它學習台灣成功模式如此積極且成功時,台灣一時間喘不過氣,必須重新思考其市場定位及”新”大陸策略。

台灣和大陸目前正在完全競爭時期(之前是利用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未來是利用它成為世界市場。)TFT LCD等產業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大陸TFT產業的製造規模已超越台灣,並持續以高薪吸引台灣的人才(台灣政府不能違反人民就業意願,就像日本政府也不能限制日本人來台就業一般)。大陸政府正準備以獎勵補助的方式,再次大筆投資半導體產業;這次以聯發科為首的IC設計業,將會是首當其衝(因為大陸將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場,可學互聯網及歐、美的遊戲規則制定自己的市場標準)。面臨大陸重金下必有勇夫的人才爭奪戰,長遠來看,台積電也會多一個如中東油商支持GLOBAL FOUNDRY的SMIC中蕊半導體2.0版本(這一次中國可以更高薪水挖全世界各大半導體公司的CEO、CTO、CFO、CMO等。)
台灣該做什麼?

一、加速全球化:台灣是一個以國際貿易為主的經濟體(進出口貿易總額為台灣GDP的125%)。目前全世界各貿易大國、經濟體正在做「後WTO」時代以本國最佳貿易條件為主的雙邊及多邊貿易談判。台灣也必須雙軌並進,在和大陸談服貿、貨貿(大陸是台灣第一大交易夥伴,出口依賴度達四成)的同時,必須儘快落實「自由經濟示範區」、讓外資、土地、外勞政策儘快脫軌,解決「鮭魚返鄉」後缺工、缺廠房等問題。「自經區」如同早年的「加工出口區」、「科學園區」等是延續未來發展的重大命脈。若台灣的未來尚因藍綠惡鬥、惡質國會等因素耽擱的話,政府官員或許該仿效「上海自貿區」的模式,直接在「加工出口區」或「科學園區」等進行升級,配套後再全島複製。另一方面,現實面而言(中國壓力下),沒有服貿、貨貿就沒有TPP、RCEP等的門票,「懼中」不應該等於「反全球化」,政府官員應利用台灣新興公民運動的第五權(骨幹為左翼青年及社會學家,是行政、立法、司法、媒體外的新力量),好好和中國談下貨貿協議(目前完全沒有交集,台灣TFT廠商希望大陸關稅從五%降為0;大陸因新八‧五代線正在上線中,希望提高關稅至八%),再努力服貿二‧○版(重視對本國弱勢產業的配套補助、協助轉型)。若服貿持續卡關,政府應把金融MOU等已談完的協定,從服貿拿出(金融MOU早已簽署好,根本不需放到服貿協議中),讓台灣金融業有重新成長的空間(因為服貿沒有重大內容,近一半台灣對大陸的談判項目早已對大陸開放,另一半的項目,只是比照WTO對全世界的標準,不再對大陸歧視;官員把項目衝多,有對等開放的假象)。

二、與其對企業加稅,不如要求企業加薪:台灣過往就是藏富以民(但這幾年個人金融帳不斷匯出,是國家發展的長遠隱憂),政府沒錢(GDP成長不夠,稅收成長不大,負債瀕臨法定上限),並不能像大陸政府一樣做資本支出,灌GDP成長數據。事實上,台灣人能力強,小政府本來就是對的。政府不應該對企業加稅,因為民間投資效益永遠比政府高。政府應多學KENNEDY經濟稅,降稅才能吸引新的投資機會;因為資金已全球化,永遠在找全世界稅負優惠及高潛力的地方。政府也可學美國OBAMA政府,鼓勵企業對員工提高薪資所得(換取不加稅或減稅承諾),讓人民有錢(已太多年沒有薪資成長,才會有貧富階級差距的不滿),創造新的以消費帶動內需為主的經濟成長循環。製造業的企業利潤已重回金融海嘯以來的高點,有足夠的利潤可以分享員工,協助台灣服務業等的成長。
三、重新從世界走向大陸:以前台灣是藉由大陸的世界工廠銷售全世界。現在大陸自己在提升產品附加價值,正把低附加價值(或高污染)產業遷移到內陸或趕到東南亞。台灣對大陸策略必須重新思考,把它當成全球市場的一部份。台灣人本來就適合全球的生意,應重拾創新精神,找到「小而美」的利基市場;和大陸以規模經濟為主的產業發展模式,避其鋒芒。隨著中國人均所得提升,台灣應利用和歐、美品質要求的能力,發展有文化特色的品牌,再擴大在大陸市場的經濟規模。

Posted in Uncategorized